你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黨委辦公室 > 新聞動態 > 廣東省直(屬)企業“十大工匠”何滿棠

廣東省直(屬)企業“十大工匠”何滿棠

“隔離開關5年就會進入到故障高發期,通過加強日常維護,可以將設備的缺陷變為可控,從而控制風險”,12月27日上午,何滿棠在廣東電網板橋培訓基地內,展示基地內5種隔離開關的維護程序。從2011年開始將維護工作前置,至今其故障率已經下降了48%,晚間緊急出動的次數也大大降低了。

  何滿棠是廣東電網公司何滿棠勞模工作室的負責人。這個以他名字命名的工作室,是一個以技術攻關為主,技能培訓為輔的工作平臺和行動組織。從2014年3月成立后,這個工作平臺已經先后被授予全國“工人先鋒號”、廣東省示范性勞模創新工作室、南方電網公司三星勞模工作室等榮譽稱號,何滿棠也被評為“全國勞動模范”、第二批廣東省崗位學雷鋒標兵、首批“南粵工匠”、第五屆“感動南網”人物、東莞市“首席技師”等榮譽稱號。

  “創新不僅僅是在實驗室內進行科研,創新也在我們身邊,變電檢修專業這類一線工作,就是需要不斷地去鉆研問題、執著創新”,何滿棠認為,以創新推動攻關,才能找到屬于工匠自己的“一畝三分地”,這也正是工作室的“品牌”精神——堅韌于創新,執著于盡美。

何滿棠在研究電力設備零部件的改良。

  做電網的“保健醫生”

  27日上午,在位于板橋基地內的工作室,何滿棠和工作室的成員正在開會。這種2個月就開一次的大型會議,工作室4個班組的負責人濟濟一堂,而何滿棠面前的工作臺上放滿了零件。

  “這是根據我們的需求專門訂制的零件,目前還在進一步改進”,何滿棠告訴記者,從缺陷中總結經驗,從而改進技術和零部件,這就是每次大會的主要議題。

  工作室成立之初,東莞正值負荷高峰期,這也給工作室帶來了挑戰。110kV則徐變電站220kV GIS設備外殼法蘭處局部發熱缺陷引起了工作室負責人何滿棠的興趣,那是電力系統很多專家都未曾見過的一種缺陷。一個月之后,一種叫“匯流排”的新設備產生于何滿棠勞模工作室,并獲得了專利。這件“寶貝”,可以在不停電情況下,處理GIS設備外殼法蘭處局部發熱缺陷,避免全站全停,并在各變電站的隱患位置加裝“匯流排”,提前預防。

  2015年,電力系統內發生了GIS隔離開關分合不到位的事故事件,何滿棠工作室為解決無法觀察隔離開關分合到位情況的隱患,行業首創地研制出了GIS隔離開關行程測量裝置,可測量隔離開關分合閘狀態的量化數據,避免運行人員無法判斷隔離開關是否分合閘到位隱患,供電可靠性得到顯著提高,每年可節約的人力成本及多供電量產生的效益總和約為2490.72萬元。

  “控制不了設備缺陷,就被缺陷控制了。”對工作室的成員來說,要扭轉電力設備“主治醫生”的角色、成為電網的“保健醫生”,電網才更安全。例如,工作室發現在隔離開關的故障上,往往5年就會因為運行年限、操作上的原因進入到高峰期。因此,在前期進行大數據分析的基礎上,工作室成員對5年左右的隔離開關主動進行檢修,這使得故障率下降了48%。“雖然日常的工作量增加了一半,但是突發的故障減少了,半夜出動的情況也少了,這就使得工作在可控的范圍內。”

何滿棠與工作室成員在進行設備技術創新。

  隨手就能扭出“國標”扭矩

  經過現場的磨練,何滿棠勞模工作室成員培養出了直率的個性、執著的鉆研精神,整個團隊就像一塊韌性超足的“牛皮糖”,愛好收集變電設備缺陷,然后一個勁地往里頭研究,直到得到滿意的解決方案,并提升自己的技能技術水平。

  何滿棠今年48歲,從初中畢業進入供電局變電檢修部門,至今他已經扭了31年的螺絲。在訓練基地的一樓,這里有一間專門開辟的訓練室,里面堆放著近年來工作室研發的各種設備,就包括了百余種螺絲。

  之所以有這么多種類的螺絲,何滿棠告訴記者,這是因為,變電設備都是靠螺絲連接,各種設備都會用到很多螺絲,依據材質、作用、強度等來區分。而每一種螺絲的扭緊用的力道大小,也就是扭矩都有不同的國家標準。

  何滿棠的厲害之處就在于,他可以拋開力矩扳手,僅使用普通工具扭螺絲,扭出來的螺絲經過儀器的測量,扭矩均在國家標準之內,與使用力矩扳手無異。

  在一個用于教學的隔離開關前,何滿棠指著一個約16平方厘米的平面上的4顆螺絲告訴記者:“這顆螺絲是熱鍍鋅,強度是8.8級,平面是鋁合金的。四顆螺絲在開關工作的時候是過電流的,需要考慮螺絲和平面的膨脹問題。按規定,這個螺絲的扭矩是20牛·米左右。”他用扳手將螺絲扭松,然后又扭緊,然后拿出一個力矩扳手規格設置在20牛·米力矩扳手扭。剛一用力,力矩扳手就發出了聲音。何滿棠告訴記者,力矩扳手發出聲音證明這個螺絲的扭矩就是20牛·米。

  工作31年來,何滿棠扭過的螺絲不計其數。現在的他光憑經驗,就能判斷出不同螺絲的材質與對應的扭矩,而且用普通工具扭時所產生的扭矩均在國家范圍之內。

  這樣的技能是怎么鍛煉出來的呢?何滿棠告訴記者,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一個力矩扳手的價格要9000多元,基本相當于自己一年的工資,單位配備的很少,而且師傅也沒教怎么用力矩扳手,都是靠自己琢磨和積累,才有了這樣特殊的工藝水平。

何滿棠帶領徒弟在生產一線工作。

  扭螺絲扭出了“牛皮棠”

  “扭螺絲”精神被何滿棠在工作現場發揚光大。就連2012年獲評全網首批高級技能專家時,都被單位的同事戲稱“何滿棠的最終勝出并非偶然,他是靠扭螺絲扭了29年才有現在的水平。”

  在工作現場,他不僅是個動手者,還是個問題學生——問老師傅、問同行、問廠家,直至清楚機械每個部件、每粒螺絲的作用。記者從他技能專家申報表上看到,在近5年的主要工作實績上,滿滿地寫上了52個項目,一個個都是讓人望而生畏的“硬骨頭”。

  正因為如此,何滿棠還獲得了一個綽號,東莞供電局的同行們都戲稱他為“牛皮棠”。每次遇到難題,“牛皮棠”先生就會像一塊韌性超足的牛皮糖,會一個勁地往里頭研究,不解決絕不罷休,直到得到滿意的答案。

  這種直率的個性、執著的鉆研精神,是何滿棠工作室成員統一的“氣質”。打開何滿棠的郵箱,里面是滿滿的技術交流郵件,他與來自廣東各地、甚至是云南貴州各兄弟單位的專家線上“切磋”技藝——何滿棠平常會通過各種與同行交流的機會去搜集“千奇百怪”的缺陷,回來一個個仔細去研究。30多年來,他見過各種類型的缺陷,如今已極少碰到何滿棠沒遇見過的缺陷。

  這種鉆研精神,也為企業帶來了顯著的經濟和社會效應。2015年,電力系統內發生了GIS隔離開關分合不到位的事故事件,何滿棠工作室為解決無法觀察隔離開關分合到位情況的隱患,行業首創地研制出了GIS隔離開關行程測量裝置,可測量隔離開關分合閘狀態的量化數據,避免運行人員無法判斷隔離開關是否分合閘到位隱患,供電可靠性得到顯著提高,每年可節約的人力成本及多供電量產生的效益總和約為2490.72萬元。

何滿棠在變電站進行設備檢修。

  傳道授業推動技術革新

  目前,何滿棠工作室所在的東莞供電局變電檢修部門已經安全運行超過10000多天,刷新了南方電網公司班組安全的最高紀錄。整個團隊更是成為整個南方電網轄區內五省的技術支撐,經常被各省的供電部門請去解決技術難題。

  在貴州舉行的一場電網系統技能比賽上,考題要求在2個小時內診斷一個擁有500多個零件的隔離開關發生的故障,并用超過100種手動工具將開關完全拆解,排除故障后再重新組裝。這項比賽,冠軍被何滿棠的弟子奪走。

  何滿棠告訴記者,可別小看這個考題,組成隔離開關的零件超過500個,拆解和組裝這500個零件的工具需要上百種,而且什么零件用什么工具,每個螺絲的扭矩都有規定,每個螺絲墊片的正反面都不能錯,整個過程都不能錯。

  目前,何滿棠勞模工作室擁有1名南網高級技能專家、6名省級技能專家的優秀工匠資源,并且通過工作室平臺組織其他專家,將一身的技能本領傳承給年輕員工。

  “首先是傳授,發揮在生產崗位上的傳、幫、帶作用,把精湛的技能和優秀經驗向新員工傳授,最好還能用文字、課件等形式把工作經驗、方法等傳承下來,傳播開去。”何滿棠說,目前,工作室已經開發了50多個課件,最多的是2014年,團隊開發了24個課件,現在每年也要完成5個高質量課件。他還跟南網3D工作室對接,開發了各種多媒體表現形式,“用最簡單而又最深刻的方式,向員工演繹如何擰好每一顆螺絲!”

何滿棠在變電站進行設備檢修。

  據統計,近年來,工作室開展技能培訓項目50多次,開發省級精品課件20多個,培訓人數達3000多人次,累計為企業輸送各類人才30余人,培養各級技能專家7人,高級技師8人,技師14人。

  “扭螺絲”的檢修精神在工作室的平臺上進一步延伸——在工作室不斷成長壯大成熟的同時,工作室成員不斷的發展進步,分別獲得了東莞市“首席技師”、廣東省“南粵工匠”、廣東省“技術能手”、“南方電網公司青年崗位能手”、“工人發明家”、“電力行業技術能手”等稱號,并多次獲得南方電網公司通報表揚。

  “省市的獎拿了不少,明年我們準備沖刺國家級獎項”,何滿棠自信地告訴記者,現在團隊正在準備專利和論文,用來申報2018年國家職工創新獎,屆時,工作室抱回的沉甸甸的獎杯,將是對檢修技藝傳承的最大肯定。


最新信息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