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黨委辦公室 > 新聞動態 > 廣東職業技能報刊登報道了我院畢業生周玲玲參與港珠澳大橋建設

廣東職業技能報刊登報道了我院畢業生周玲玲參與港珠澳大橋建設

 

人物檔案:周玲玲,廣東省城市建設技師學院2012級工業分析與質量檢驗學生。畢業后,作為廣州港灣工程質量檢測有限公司一名普通的質檢工人,將一腔熱血揮灑在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中。

一橋飛架三地,天塹變通途。相信很多人還記得這個神圣的日子——2018年10月23日,習近平主席宣布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。

港珠澳大橋,連接珠海、澳門和香港,總長約55公里,設計使用壽命120年。這個超級跨海工程,集橋、島、隧于一體,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長、施工難度最大的跨海大橋。

五湖四海的大橋建設者,因橋而聚;大江南北的技術保障者,因橋結緣。

籌備6年,建設9年,港珠澳大橋歷時足足15年,匯聚了萬千高精尖技術人才,也凝聚了數以萬計普通技工。在崇高的國家利益面前,他們的奉獻精神和愛國之心并無二致,廣東省城市建設技師學院畢業生周玲玲就是其中一員。

沉管預制

她是156道工序之一

2014年6月,周玲玲到廣州港灣工程質量檢測有限公司,開始畢業實習。剛到公司,她就被分配到珠海牛頭島工作,當時她并不知道自己服務的是港珠澳大橋項目。

周玲玲和同事來到了島上。一開始她認為這座島是跟陸地相連接的,在去往項目的路上才發現,這座島嶼離陸地坐船需要40多分鐘。就是這樣一座島嶼,里面藏著世界上最大的沉管預制廠。

周玲玲所在的公司承接的是港珠澳大橋沉管預制試驗,主要負責原材料檢測、混凝土生產質量控制等所有試驗檢測工作。

“沉管是用于海底隧道,沉管的每一道工序都關系著大橋的使用壽命,每一個過程都充滿風險,每一個環節都關乎產品質量。”

周玲玲做的工作是化學分析,工作內容就是檢測混凝土的原材料化學成分含量,檢測海水不同時間段氯離子含量,看看不同含量對混凝土耐久性的影響程度。這是沉管生產中最基礎的工作。

為了讓每個崗位上的人員都有操作標準,項目總部和工區共同制定出《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沉管預制質量控制點管理》體系文件,文件包括6個大項、23個子項、116個小項。

檢測、實驗、記錄,再檢測、再實驗、再記錄,每天的工作單調、重復,但責任重大。

港珠澳大橋一共用了33節沉管。周玲玲說,每當沉管生產的日子,是最緊張的時候。一個沉管管節光混凝土就重達8000噸,要在30多個小時內澆注在模板中,每次澆注,技術總工30多個小時都不敢合眼。

從一根鋼筋、一方混凝土,到一個180米長的巨型沉管,需要經過鋼筋加工、鋼筋籠綁扎、混凝土澆筑、管節一次舾裝、深淺塢蓄排水及管節起浮橫移等156道工序。

雖然只是團隊里的小小一分子,但周玲玲能感受到整個團隊那種緊張的氛圍和肩上泰山般的責任。她要求自己耐心、細致地做好每一次檢測,絕不掉鏈子。工作后,她對在校時老師常說的“工匠精神”有了更深體會。

在這期間,她還獲得了中交港珠澳大橋島隧項目2016年度“五比五提升、實現‘第三戰役’目標” 勞動競賽建設功臣。

修建期間,“港珠澳大橋人”在大橋島上合影,前排右五是周玲玲,前排正中為大橋總工程師林鳴

為了建橋

她在島上住了四年

如今,港珠澳大橋已經通車,建設者多已離場,奔赴新的工程。周玲玲也回到了公司駐地廣州南沙,但回憶起在島上工作的四年時光,她至今記憶猶新。

她說,島上的生活跟學校一樣,三點一線,試驗室-飯堂-宿舍,簡單,充實,有收獲。

在海島上,臺風居多,每當臺風降臨的時候,島上就是斷水斷電的狀態。上下島需要坐客船,風大的時候,坐船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刺激。島上的通訊狀況不好,很容易收到香港、澳門的信號。

在島上最大的困難是交通不方便,如果家里有急事,往往不能第一時間趕回家。周玲玲說,雖然在島上工作失去了一些陪伴家人的時間,但她從不后悔,家人也給了她最大的支持。

在沉管預制工作的后期,周玲玲開始轉向后勤工作。由于之前是做試驗的,突然的變動讓她有點不適應,但她逼迫自己用最短的時間去調適、學習和請教。

空閑之余,她就跟伙伴們學習打混凝土。原來混凝土不是按照設計配比就能達到理想狀態,而是要通過不斷失敗,不斷從中吸取經驗,再不斷的調試才能都滿足設計要求,才能達到最優的混凝土配合比設計。這也是大橋沉管材料配比,要經過成千上萬次實驗的原因。

周玲玲說,對于那些奮戰大橋建設前線的人來說,自己很渺小,但能參與大橋的“成長”,心中莫名自豪。她為這個超級工程點贊! 


最新信息鏈接